日本一二三本高清-人a兽v在线免费在线观看-橾逼真好视频集锦

两市市值最小的壳公司又易主了!资本老手掌舵能保壳吗

我们期待你的参与,把你看到的最新、最有趣、最好看的文章给大家一起分享。

两市市值最小的壳公司又易主了!资本老手掌舵能保壳吗

作者: http://www.so865.cn | 时间:2021-10-16

  距年底只剩两个多月,沪深两市市值最小(截至10月14日,约8.5亿元)的壳公司*ST长动(000835)还在折腾。

  *ST长动10月14日晚公告,收到第一大股东浙江清风及其一致行动人赵锐勇向山西振兴生物发出的《关于解除<表决权委托协议>的告知函》。告知函称,因后者实际上已无法继续履行表决权委托协议项下义务,将解除表决权委托协议,振兴生物不再拥有任何权利。

  振兴生物,曾是浙商赵锐勇引入的“白衣骑士”。今年2月,浙江清风及其一致行动人赵锐勇与振兴生物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凭此协议,振兴生物获得*ST长动19.47%股份对应的表决权,上市公司实控人变更为史俊杰。3月2日,*ST长动原董事会成员集体辞职,振兴生物派员全面接管公司董事会。

  双方的联姻为何在8个月后终结?赵锐勇方面的说法是,近期,由振兴生物实际控制的董事会成员、监事会成员已经全部辞职,实际上已无法继续履行表决权委托协议项下义务,表决权委托协议的缔约基础和表决权委托的目的,已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因此解除了协议。

  归结而言,是新主振兴生物掌舵公司后“不给力”,并未有效改善*ST长动的状况。

  从股价方面看,*ST长动股价长期不振,今年1月最低触及1.29元,彼时市值仅4.2亿元。此后大幅震荡上扬,截至今日中午收盘,股价报2.72元。

  目前,身处退市边缘的*ST长动确已岌岌可危。过去3年多,公司业绩持续亏损,主业基本停滞;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1万元,净利润为-8483.9万元;最新披露的三季报业绩预告显示,公司今年前三季亏损数在15932.76万元-9559.66万元之间,预计期末净资产约为-7亿元,主要原因是主业处于停滞状态,逾期借款巨大。

  “如果不是退市新规的实施,连续三年亏损的*ST长动本应在今年就暂停上市。新规实行新老划断,反而给了公司宝贵的保壳机会。”投行人士指出,“但从目前公司的状况看,短期内改善难度很大。”

  振兴生物撤出*ST长动董事会之后,接手的是第二大股东大洲娱乐。回查资料,陈铁铭掌舵的“大洲系”于2017年进驻*ST长动,通过持续举牌及司法竞拍等方式,合计持有上市公司4614.4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4.12%。据测算,“大洲系”3年间累计耗资约2.7亿元,目前所持股票市值约1.2亿元,浮亏56%。

  其实,2020年12月,陈铁铭曾经进驻*ST长动董事会,上市公司办公地址也由杭州迁往大洲娱乐的所在地厦门。外界一度认为,“大洲系”已实际掌控*ST长动的控制权。之后振兴生物却意外入局掌权,陈铁铭随后让出了董事会的控制权。但振兴生物的入主并未改善公司基本面,大洲娱乐转而重新夺权,控制了*ST长动董事会。

  陈铁铭是资本市场“老手”。2008年11月前后, 陈铁铭不断增持ST兴业并最终入主。几番重组失利后于2015年卖壳,广汇集团旗下亚中物流完成借壳上市,上市公司更名为广汇物流(600603)。

  市场都在拭目以待:在倒计时的两个多月里,陈铁铭能力挽狂澜吗?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浙江清风及赵锐勇所持股份陆续被司法拍卖,所持股份比例已降至15.25%,且后续仍可能进一步减少。若本次表决权委托协议最终解除,公司控制权将可能发生变更。换句话说,大洲娱乐可能被动升任第一大股东。

  目前,*ST长动的唯一救命稻草是重整。10月14日,厦门中院解除了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的预重整临时管理人职务,指定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担任*ST长动的临时管理人,并将召开预重整阶段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从某种意义上说,成败在此一举。

发表《两市市值最小的壳公司又易主了!资本老手掌舵能保壳吗》新评论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距年底只剩两个多月,沪深两市市值最小(截至10月14日,约8.5亿元)的壳公司*ST长动(000835)还在折腾。 *ST长动10月14日晚公告,收到第一大股东浙江清风及其一致行动人赵锐勇向山西